中国制造助力瑞士初创 买单还要靠美国资本

中国制造助力瑞士初创 买单还要靠美国资本

根据瑞士初创企业网站startupticker.ch发布的《2016瑞士风险投资报告》(下称《报告》),2015年瑞士初创企业总投资额以及融资轮数都有所增长,初创企业比2014年增长了47.9%,融资轮数从92增长到120。美国投资者乘虚而入,《报告》指出,25%的美国投资投向瑞士初创企业,这个占比还在增加。

 

【中美创新时报据第一财经日报王思琪报道】根据瑞士初创企业网站startupticker.ch发布的《2016瑞士风险投资报告》(下称《报告》),2015年瑞士初创企业总投资额以及融资轮数都有所增长,初创企业比2014年增长了47.9%,融资轮数从92增长到120。美国投资者乘虚而入,《报告》指出,25%的美国投资投向瑞士初创企业,这个占比还在增加。

全球化的创客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从设计、制造到获得资本,创客完全可以寻找并把握最适合他们的机会。

夏日的夜晚,深圳一个创客吧内开展了一场特别的路演,这场路演是EPFL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CAL瑞士洛桑艺术与设计大学、UNIL洛桑大学三个学校发起的硬件创新训练营CHIC(ChinaHardwareInovationCamp)的行程之一。经过CHIC筛选出的团队带着项目到中国矽递参加将近20天的训练营,并开始打版生产产品原型。

该项目带队教授MarcLaperrouza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个活动的宗旨并不是要展示学生的创作,而是让学生置身在学习的环境中。“不管是好还是坏,学到东西就可以了。”Marc说道。

瑞士设计与中国制造

“昨晚我们对产品做了很多修改,想让它跟其他同类产品区分开来,然而,修改结果并不理想,但事情就是如此,我们从犯错中学习。”路演之后,Tikku团队负责人SvetlanaErshova在CHIC官网上写道。

Tikku是此次跟随Marc来到中国的团队之一,他们利用传感设备将鼓槌装置与手机相连,通过手机App使鼓槌每次击打产生旋律。

Svetlana写下的感受正是CHIC的目的,不是追求产品的完成,而是让学生了解创新的界限。“学校希望让学生体验不同,了解差异。活动的主旨并不是让学生设计产品,而是改变学生的综合思维,让他们了解中国市场,以及其他专业的思维模式,通过动手了解哪些能够做到,哪些不能。”深圳柴火创客空间、矽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产品化项目经理余月枚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因此,Marc愿意花更多的时间让学生体验不同的环境。据介绍,学生们以5~7人的团队形式聚在一起,通常有3~4名工程背景学生、2名设计系学生,外加一名商科背景学生。经过创意筛选,他们利用矽递科技提供的开源软硬件,集中14天开发出产品雏形,再花一天时间做准备工作,之后来到中国,用18天时间分别和香港、深圳的创客空间合作,制作出产品,最后回国用一天时间做评测总结。

“对于工程系学生来说,学习到的很多都是课本上的内容,最难的是落到实处,如何生产、产品是否有市场。”Tikku的工程师之一SzabolcsBalási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深圳的行程主要集中在矽递,除了和团队分享供应链,提供工程师,电子、结构、商务等方面专业人士对接给出专业的改进意见,还会举办路演、分享会,为团队提供更多反馈意见以及行业交流。“前期项目运营学校内部在做,把项目定下来之后,柴火空间再去评估设计,是否需要生产。”余月枚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也有一部分项目在来到中国之前就已经有成型产品了。自助加热饭盒Hibachi在瑞士已经将外部塑胶部分利用3D打印机完成了。由于饭盒外壳原型较大需要特制的3D打印仪器,在中国改良之后,他们在华强北找到了能够满足条件的3D打印机。

除了利用深圳的硬件制造优势,在十多天的行程中,Marc还为学生安排参观DJI、华大基因、富士康等深圳创新公司与制造业公司,也包括参观山寨公司。“很多学生谈到中国创新的时候,会显得极端,认为非黑即白。我希望让他们看到,中国是多元的国度,有非常创新的公司,也有还在山寨的公司。这里没有唯一的商业模式,只有寻找如何让商业模式活下去。”Marc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工匠精神与资本市场

第一届CHIC的三件产品还未正式投放市场,其中一款名为FiMi的智能奶瓶,作为第一届中比较出色的产品,获得了投资邀请。

据了解,和手机上的App相连,可以实时测量瓶中奶水的温度,并能直观地告诉妈妈宝宝喝了多少奶。Marc告诉本报记者,团队目前还未接受投资,而是集中精力改进产品技术,进行新技术更迭。

事实上,这是CHIC结束后,大部分学生面临的选择:继续打磨产品还是准备投放市场。

大部分学生会选择继续打磨产品。“结束之后老师就不管了,完全靠自己决定是否要继续进行这个项目。所以可能还是没这么快投入商用。”Hibachi队员徐谌悦对本报记者表示。

但瑞士基金缺乏可观的规模,因此几乎不可能在后期进入初创团队。事实上,欧洲创投基金普遍面临这种结构上的问题:根据投资欧洲2014年的一份分析报告指出,中等规模的基金只有2700万欧元的规模。

美国投资者乘虚而入,《报告》指出,25%的美国投资投向瑞士初创企业,这个占比还在增加。

“瑞士有很好的工程学院,很容易获得初始投资基金,但是很难获得之后的投资,很多初创团队都是在本土获得首轮融资,之后如果还需要融资的话,他们会选择到美国。”Marc告诉本报记者。

作为学校项目,参加CHIC的团队有更多时间去优化产品,而不是急着将产品投放市场。Tikku团队的Bérénice表示,回到瑞士之后将会继续改进,而非寻找投资人。“毕竟这是6个月赶出来的产品。”而等到项目成熟,他们也许会考虑寻找国外投资者。


中美创新时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