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从华尔街归来

我为什么从华尔街归来

美国基金行业资深副总裁史程把回中国发展看成是“有生之年绝无仅有的机会”

【中美创新时报特稿】25年前,史程留学美国,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金融专业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在美国的基金行业一直做到资深副总裁,曾调研和投资数千只跨行业股票,取得了普通华裔金融人士在华尔街难以企及的地位。25年后,他登上回国的班机,从写满欲望和梦想的华尔街,来到了热气腾腾、正在建设中的深圳前海,加盟前海开源基金公司,现任董事总经理(MD)。

“来前海不能说我放弃美国了,而是我的事业版图扩张了。”史程认为,随着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越来越大,中国与世界市场的关联度、联动性也越来越强,这对于“海归”而言,是“有生之年绝无仅有的机会”。

不过,史程也坦言,一套规则造就一个市场,华尔街的经验对现在的国内市场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但华尔街经验也需要加以本土化改造,不然还是行不通。

留洋

 “好奇心影响到后来的事业”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迎来一波出国热潮。1990年,史程获得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奖学金,前往美国留学。当时出去的国人还不多,好奇心重的史程想去看看美国到底是什么样子。

“从小就喜欢拆开玩具看个究竟,这种好奇心影响到后来的事业。”在史程的回忆中,当时的堪萨斯州还没有多少华人,95%的居民是美国人。这样的环境,给了史程一个观察、了解和融入美国社会的机会。

“中西方完全不同的文化勾起我的好奇心。通过近距离观察,我开始了解美国人的价值观、做事方式和生活方式。”史程说。

史程刚到美国学的是化学,毕业后留在美国一家制药公司做研究员。几年后,依然是好奇心作祟,他决定来一个职业上的改变,从科学研究转换成商业管理。1998年,他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金融,毕业后进入投资界。领史程进入投资界的第一位导师恰好是他在哥大的校友。2000年史程进入美国著名的投资机构黑岩资本,当时他和他的投资团队管理15亿美元的大盘共同基金。

随后,他任职于美国Eaton Vance公募基金担任基金经理,6年后,转战美国Profit投资管理公司并成为资深副总裁。此时,他管理的美国大、中、小盘机构专户和全球对冲投资组合基金达到近20亿美元。

在美国的基金行业一直做到合伙人,取得了普通华裔金融人士在华尔街难以企及的地位之后,史程又出人意料地作出一个抉择——回国。

回国

 “有生之年绝无仅有的机会”

为什么他要放弃打拼15年的美国金融业,离开学习、工作和生活了25年之久的美国?

在史程看来,金融业本来就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而中国和美国的资本市场是紧密相连的,中国融入世界后,中国需要美国,美国也需要中国;而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对美国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中国的机会到底有多大?史程用数据来佐证:2015年中国GDP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18万亿美元,位居次席,在世界GDP的占比份额提高到了15%。

但目前中国金融业的体量与庞大的经济体总量并不匹配,以国内公募基金业(对应于美国的共同基金)为例,到2014年底,美国的共同基金管理的资产是16万亿美元左右(占GDP的89%),而中国公募基金管理资产目前仅仅是1万亿美元左右(占GDP的10%);再看股票市场,美国标普500全部上市公司市值的市值达到18万亿美元,而上证和深证成指总市值还不到7万亿美元,标普500是国内对应市场的两倍多。

“股票的市值很能反映一个国家的基本经济情况。中国的这种不匹配对金融行业意味着巨大的发展机会和潜力,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史程说,从2005年开始,中国投资人在全球的权益类投资,每年都在大幅增加。在他看来,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非常迅猛,随着交易量的上升和市场监管的逐渐放开,越来越多的机会伴随而来。

中国资本市场蕴含的巨大机会,最终促成了史程决定回国发展。

看到机会的不只史程一人,前海开源基金2015年招聘了海归投资团队。他们主要负责国际投资业务,这些同事跟史程一样,无一例外都有着漂亮的履历:在国外名校毕业,先后在摩根斯坦利、美银美林、法国巴黎银行、瑞士安达保险集团等著名金融机构工作。

“这样的队伍正变得越来越大。”史程告诉记者,随着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越来越大,中国与世界市场的关联度、联动性也越来越强,中国金融市场地位越来越重要。“对于‘海归’人士而言,这是我们有生之年绝无仅有的机会。”

深圳

 “来前海是我的事业版图扩张了”

早在2010年,史程就来过深圳。当时,他负责考察深圳的医疗设备新企业迈瑞公司。深圳给他留下的印象是空气干净,年轻人多,充满活力。

“当时深圳的最高地标建筑还是地王大厦。这个城市也是一个移民城市,年轻移民带来的多元化和创造力,让这个城市呈现出一种生动的表情,我当时特别感慨。”史程回忆说。

在史程看来,深圳年轻人多,而年轻人是大消费的主体,深圳的医疗、教育、健康等行业都有很强的市场需求。“一个滴滴出行,2015年在中国每天平均产生1400万个订单;而一个优步美国,只有不到中国五分之一的订单。中国有44个2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这个市场太大了。”

更为重要的是,深圳与香港毗邻,随着深圳前海资本项目的开放,深圳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根据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独立研究机构哲奔咨询 (Z-Ben Advisors)提供的数字,2005年,中国资本市场才6.3万亿美元的财富,2015年这个数据直接飙升至36.6万亿美元,十年之间涨了500%。

史程说,与美国等资本市场比,中国的投资渠道不多,资产配置相对比较薄弱。数据显示,中国有21万亿美元的财富投向了内地的房地产,仅有5320亿美元投向共同基金。“国际上有那么多丰富的投资产品,如果这21万亿进行合理的全球资产配置,不仅投资内地房地产、人民币产品,也用于投资其他国家的股票、房地产、权益类产品、固收产品、美元资产,该是怎样的收益?”

此外,史程也留意到,随着中国经济增速从快速增长转向稳定增长,中国资本市场需求也在慢慢发生变化。现在的财富阶层人群主要是“60后”和“70后”,他们对财富管理的要求从原来的一味重视高收益转向保值、增值甚至财富的传承。“我几年前回国时,一些有钱人总问我有没有20%的收益,现在,他们只要8%的收益,但开始重视对风险的控制。国内投资者的风格开始变得理性,对我们这些从海外回来的投资人来说,是个利好。”史程说。

另一方面,前海作为深圳一个新的起跳板,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的开放进程,其金融创新和体制创新对史程这样的海外高级金融人才也颇具吸引力。“前海开源基金公司采取的是事业部制的管理架构,将人才和公司长远利益捆绑一致,事业部可以提供很多激励。”史程坦承,事业部制突破了国企体制管理的弊端,绩效及股权激励机制是前海开源基金吸引海归人才的重磅利器之一。

这家立足公募基金、放眼世界的基金公司,成立短短三年时间,已发展成为一家中型资管企业,并正积极筹备香港子公司的设立。而这只是公司“出海”的第一步,未来还将计划在北美设立分支机构。前海开源基金的全球性战略定位,与史程对中国、美国资本市场的认识不谋而合。“其实,来深圳前海不能说我放弃美国了,而是我的事业版图扩张了。这样说可能更准确。”

“与上海比,我认为前海的改革力度更大。前海和香港毗邻,不管是规模基础,还是区位优势,都具有很强的后发优势。”史程说,前海作为中国金融改革的试验场,其资本项下的各种金融改革,如同一个市场的引力波,正在向世界各个角落传递。

国际人

 “讲业绩,而不是讲故事”

史程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国际人”,在各个资本市场之间自由流动。因为拥有全球视野和华尔街的投资理念,他正在为中国的财富管理带来一些相对先进的经验。

首先,作为世界上最成熟和最发达的金融市场,华尔街的从业经历让史程这样的基金经理视野更开阔,能接触到很多最新的金融创新。其次,在投资理念上,作为一个投资成长性企业的基金经理,他在考察一些新技术的模式时会更重视基本面、赢利模式分析和风险回报判断。此外,华尔街普遍使用的投资分析工具,如投资风格分析、业绩归因和组合风险管理系统在国内尚未广泛运用,这一切在史程眼里都是未来内地资本市场的改进机会。

“现在A股市场不少还在讲故事,但讲故事不同于讲业绩。随着中国A股市场的投资者从散户向机构逐渐转变,未来的市场会越来越重视讲业绩,而不是讲故事,因此,对基本面的分析及投资风险管理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史程说。

再就是具有双重文化优势。目前来看,中国人投资外国股市,因为不了解国外的资本市场,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反过来看,外国人投资中国股市,也同样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这种信息不对称,有利于我们这种具有双重文化的基金经理发现一些错估的股票,发现一些错判的机会。”史程说。

史程的投资风格也印证了他的言论。他重视基本面投资,善于发掘跨区域、跨行业、跨周期投资回报不对称带来的盈利机会,投资价值错估的行业。早年在Eaton Vance工作,他的直接上司曾在波士顿举世闻名的富达投资与投资传奇人物彼得林奇并肩工作近10年,大师的投资理念和选股策略影响到他日后投资风格的形成。

“从基本面上分析哪些适合短期投资,哪些适合长期投资,这方面国外比国内要深入很多。”史程说,由于经历了牛熊市的周期历练,华尔街的投资人对市场风险的判断能力也值得借鉴。

史程认为,国际化的投资视野、先进的投资理念和管理理念,也是海归的长处所在。他的投资生涯中曾调研和投资数千只跨行业股票,对当地市场基本面具备深刻认识,具备精准鉴别优秀企业模式和时机判断的能力。此外,华尔街经历使他较本土投资人更了解华尔街思维和运作,熟悉机构投资主导市场的交易特性,这在海外投资具有显著的优势。

不过,史程也坦承,中国资本市场还是有很多跟国外资本市场不一样的地方,从国外转战中国资本市场,面对中国的考核机制、对多频次交易的限制、信息披露的不完善,一些基金经理也会表现出水土不服。

“一套规则造就一个市场,华尔街的经验对现在的中国市场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但中美资本市场的差异性决定了不能简单地把华尔街经验带回来,直接套用在国内市场。”史程举例说,同样是量化投资模型,从美国引入国内之后,就需要修改多个变量,同时进行测试和修正。

“华尔街的从业经历可以帮我们挖掘到一些还没有被注意到的投资机会,但华尔街经验也需要加以本土化改造,不然很可能行不通。”史程总结道。(谭冰梅)


中美创新时报网